第七百九十六章 大婚(下)
作者:土疙瘩的爱情      更新:2017-08-04 12:10      字数:6886
  “诸位道友误会了,龙君今日前来,乃是恭贺柳道友大婚,并没有敌意!”

  敖闰身后的那名玄袍中年男子突然开口说道,说罢,冲着敖闰使了个眼神,身影一晃,当先跃出了飞舟,身法轻盈,一晃之下,隔着千余丈的距离,落在了大殿广场下方的一处石阶之上。

  随后,不慌不忙地拾阶而上,来到了广场,不卑不亢地冲着柳长生施了一礼:“西海龙宫长老謩寒,代西海龙宫献礼,恭贺柳道友新婚大喜!”

  说罢,取出一只储物镯,伸手一拂,一道道五颜六色的光华飞出,化作一件件宝物静静悬浮在了空中。

  放眼望去,这些宝物虽琳琅满目,华丽稀罕,却没有一件是法宝……拳头般大小的明珠,五颜六色的各种美玉、奇石,甚至还有几盘香气扑鼻的异果。

  对于凡人来说,这些宝物价值不菲,可对于修士来说,却只是一些鸡肋般的装饰品而已,唯独那几盘异果似乎能增进法力,可对于柳长生这样的强者来说,同样是鸡肋。

  不过,謩寒的举动却让紧张的气氛瞬间缓和。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对方说了是来送礼,不是来寻仇,纵使穷奇、金牙、柳四、望月犼再疯狂,也不好再冲对方出手。

  敖飞烟、敖洪姐弟二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眼神中有失望、失落,随后却不约而同地转身离开了飞舟,学着謩寒的样子,先是飞身落在了台阶之上,随后,拾阶踏上了殿前广场。

  “敖飞烟、敖洪拜见诸位前辈!”

  “恭贺柳前辈、纳兰仙子、玥仙子新婚大喜,白头到老!”

  敖飞烟、敖洪二人先是冲着诸修施了个罗圈揖,随后敖洪又冲着柳长生、纳兰楚楚、玥儿施了一礼,神态恭敬。

  姐弟二人尚未踏入妖皇境界,称呼众人前辈那是理所应当。

  而三人的举动也很明显,那就是致歉!

  飞舟凌空而立地站在云端,俯瞰群修,乃是一种侮辱和挑衅,尤其是这广场之上还有诛邪盟二十余位化神长老,简直就是在和整个北俱修仙界过不去,若不放低姿态,今日的事情过不了关。

  “三位道友客气了,远来是客,恕柳某失礼未能远迎!”

  柳长生起身还了一礼,淡淡一笑,随后冲柳四吩咐道:“还不安排就坐!”

  “三位请随我来!”

  柳四识趣地冲三人拱手一礼,亲自安排三人就坐。

  断尘真人身后的吕方、周同二人则上前收起了謩寒献上的贺礼,摆放在了礼桌之上。

  而金牙、望月犼、穷奇却依然虎视眈眈地盯着空中的飞舟,盯着飞舟之上的众人。

  敖闰面色阵青阵红,愤怒之中多了几分尴尬。

  謩寒已经给了他台阶下,他却没有抓住时机,原本跟在謩寒身后拜会众修最是恰当,如今被敖飞烟、敖洪姐弟二人抢了先,反而再次骑虎难下。

  其它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同样是尴尬不堪。

  那名蓝袍道士突然伸手拉起了敖闰的一只手掌,冲其传音低语了几句,两者同时飞落在了台阶之上。

  敖闰似有几分不愿,却也没有去推脱。

  见到此幕,白衣女子紧随其后离开了飞舟,落在了二者身后。

  锦袍青年犹豫了片刻,跟了过去。

  一众龙宫妖将见状,忙不迭地收起飞舟,一个个飞身而下,心中各自松了一口气。

  金牙、望月犼相互对视了一眼,先后收回了各自法宝。

  穷奇翻了个白眼,暗道无趣,却也没有再退回殿内,反而是目光不善地盯着落在台阶上的众人,摆出一副继续找茬的模样。

  “南瞻玉鼎门木心见过柳道友,见过诸位道友,祝柳道友新婚大喜!”

  “南瞻天山宗卓青莲见过诸位道友,祝柳兄和两位妹妹新婚大喜,白头偕老!”

  蓝袍道士和白衣女子踏上广场,冲众人施礼问好,并各自献上了一份贺礼。

  敖闰默不作声地随着二人一道踏上了广场,默不作声地冲着众修施了个罗圈揖,神色难看,天庭敕封的堂堂龙君,竟然被当众如此打脸,心中怎会好受?奈何,面对这强势的北俱众修,他还真摆不出龙君的威风来!何况,謩寒已经代西海龙宫献了礼,他再跳出来作乱,岂不连西海龙宫的旧部都得罪了一个干净?

  看到众修的目光齐刷刷望了过来,走在最后的锦袍青年眉心跳了几跳,缓步拾阶而上,冲众修施了一礼:“东胜神州金翅大鹏一族鹏万里见过诸位道友!”

  听到“南瞻”二字时,众人已大为诧异,没想到这蓝袍道士和白衣女子会来自南瞻,更有疑惑,不明白这二者所为何来。

  而听到锦袍青年来自东胜金翅大鹏一族,北俱众修的目光中则多出了几分警惕和怒意。

  至于孤云、孤木、江一鹤三人,则一个个神色复杂,三人早已识出了鹏万里的身份,只不过却不适合插嘴开口。

  “鹏道友今日前来,是要寻仇,还是要贺喜?”

  断尘真人突然开口问道,神色平静,无怒无喜,目中却有寒芒。

  他如今已是化神境界,当日鹏逐日祸乱天师府,视天师府如无物的一幕在脑海中翻腾,看到鹏万里并没有恭贺柳长生大婚的意思,顿时心头火起。

  “站住,今日乃我家大人大喜之日,闲杂人等没有资格进入葬仙坡!”

  穷奇可没有断尘真人这般客气,直接开怼。

  这一句“站住”,非但让鹏万里停下了脚步,就连木心道人、卓青莲、敖闰也先后停下了脚步,一众龙宫妖将更是一个个噤若寒蝉,不敢踏上台阶。

  气氛再次紧张了起来!

  木心道人、卓青莲暗自叫苦,早知敖闰如此不识趣,如此不识进退,和北俱修仙界的关系闹得如此之僵,早知会在西海龙宫遇到鹏万里,就不该去拜会敖闰。

  敖闰心中的怒火已濒临爆发,却又只能强自忍耐,他若敢翻腾,无需柳长生出手,眼前的几只妖魔恐怕就能把他撕成碎片,尤其是穷奇,体内透出的灵压之强丝毫不亚于他。

  他已经在后悔,怎么会头脑一热地就撞了过来,传闻中,东胜修仙界的实力远远强于北俱,可东胜各大宗门也不敢和东海龙宫放对,一众化神高人见了他无不客客气气,这到了北俱,凭什么就变了一个样子?

  鹏万里心头同样有怒火,却同样是不敢造次,他不过刚刚进阶妖皇后期境界不足一甲子,虽遁速如电,手中又有一件大杀器,却哪里敢当着如此多化神、妖皇修士动手?

  “鹏某……自然是为贺喜而来!”

  内心几番挣扎之后,鹏万里还是怂了下来,深吸一口气,强自挤出一抹笑脸,冲着柳长生、纳兰楚楚、玥儿施礼恭贺,并万分肉痛地取出了一枚灵宝飞剑做为贺礼。

  修炼了上千个年头,他已不是愣头愣脑横冲直撞的傻子,和性命相比,面子屁都不值。

  “四位道友有心了,柳某谢过!”

  柳长生淡淡一笑地冲着四人各自施了一礼。

  心中虽万分疑惑四人的来意,却也不便在此时询问,大喜之日,他也不愿惹出不快。

  柳长生既然已经出头,已经表达了善意,穷奇、柳四、金牙、望月犼自然也不敢放肆,柳四出头安排了四人的坐位,至于一众龙宫妖将,却还没有资格踏上这大殿之前,自有人安排去处。

  看到众人不再把矛头对准自己,敖闰干脆装起了缩头乌龟,再也不敢摆龙君的架子,老老实实地就坐。

  眼看着一场祸端消弥于无形,众修有人暗自遗憾,有人松了一口气,有人却甚感欣慰。

  数千年来,北俱修仙界还从未如此齐心过,也从未敢把西海龙宫不当一回事,对于南瞻、东胜两州的化神、妖皇强者,也只有敬畏尊崇之心,从未敢今日这般,平等对待甚至是蔑视。

  正是有了柳长生,有了诛邪盟,北俱修仙界的脊梁才挺直了起来!

  接下来的大婚庆典,华贵而喜庆,宴开万席,灵酒珍肴让众修人人兴奋,无论是灵果、灵酒还是佳肴,七成都是能增进法力之物,剩下的三成也是稀罕的美味之物。

  宴席要连开三日,既是庆贺,也是给众修一个交流功法交换资源的机会。

  没有修士离开,皆被安置在了洞府殿阁之中。

  不少修士呼朋唤友准备着彻夜长饮,一座座山峰之上灯火通明。

  而在洞房之内,则又是另一番旖旎。

  贺喜之人纷纷离开之后,纳兰楚楚识趣地找借口去了隔壁自己的洞府,再没出来。

  洞房之中,柳长生、玥儿在榻上相对而座。

  红烛摇曳,人艳如花。

  即使时时见面,这般时刻,这般同座一榻,被柳长生拉着一只小手,盯着细看,玥儿依然是娇羞无限。

  “柳大哥,我……”

  玥儿轻咬红唇,想说些什么,却只觉得心跳得厉害。

  “什么也别说!”

  柳长生微微一笑,伸手把玥儿拥入了怀中。

  红烛无声熄灭。

  是夜,锦榻上,娇喘吟吟,风光无限……全本书屋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