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林萌对话
作者:穿云楼      更新:2020-02-14 21:43      字数:2523
  有温青段为自己带路,余进直接从纸鹤上一跃而下。

  脚下瞬间出现了一艘小舟,稳稳的载住余进。

  温情段转过头来,陪着笑脸道:“师弟对师兄如此放心,师兄甚是欣慰。放心,定然将你平平安安的带到地方。”

  余进去红尘窟干什么,温情段心中也大概有数。

  遂也没有询问,而是打起一万分的精神驾驶小舟,力求没有一丝颠簸。

  金丹期的境界不是盖的,没过一会二人便到了天玑峰上。

  天玑峰和玉衡峰建筑格局大致相近,只是植被却多出玉衡峰数倍,整座山峰郁郁葱葱,参天巨木随处可见,几乎掩盖了此山大半建筑。

  二人落在一处不起眼的宫殿处,温情段对余进谄媚道:“师弟,一路可算安稳?”

  “还行。”余进不咸不淡答道,“师兄,事不宜迟,还请带我去往红尘窟。”

  温青段摆出一副为难之色道:“师弟,不是师兄不想帮你,只是我们这边的规矩你也知道,这个却是不好破例。”

  右手对着余进搓了搓手指,余进也是露出一丝无奈:“拿去。”

  从储物戒将水晶球取出,随手抛给了温青段。

  温青段连忙伸出双手将水晶球接住,打开看了下投影,顿时喜笑颜开:“是第三十二期的‘霓裳’没错,还是初始版。”

  爱不释手的把玩了半天,温青段才抬起头:“师弟,这等好物你是如何搞到的?给师兄介绍下门路呗。”

  “那就要看师兄你之后的表现了。”

  “放心吧,那帮小子的手段别人不知道,我还不了解?保证让师弟你一刻钟之内站在红尘窟前。”

  看着温青段拍着胸脯打包票,余进也是微微安心:“温师兄虽然下限极低,可本事却是实打实的,论对《太玄经》的理解,不是是门内金丹第一也差不多了。”

  红尘窟,内有万丈红尘,修士一旦进入洞穴就如轮回一世,前尘尽忘,各种幻想亦真亦假纷至沓来,构建一段新的人生。待到洞内之人轮转一世之后,就会自动将其送出。

  出来之后记忆恢复,二世记忆在识海一真一假难以分辨,一般都会闭关一段时日,将多出来的一世经历消化也好,祛除也罢,都对淬炼道心,坚定意志有莫大好处。

  至于在洞窟内就觉醒记忆的例子也不是没有,但能做到这种事情的修士少之又少,一般修士若想淬炼心境,红尘窟自然是最佳去处。

  而那万丈红尘却不是无穷无尽,若是肆无忌惮的任人使用,早晚有用尽的一天。

  所以早在红尘窟刚被被开辟出来的那几年,当代掌门就定下了一条规矩。

  要入红尘窟,需有一名峰主法令,且需请一名天玑弟子心甘情愿为其闯过三关。

  美名其曰双赢,既可锻炼入窟之人为人处世之道,又可不断培养天玑弟子。

  “师弟你也不早说要去红尘窟,害的师兄我差点出了洋相。”

  一处树荫小道上走过二人,温青段正对着余进喋喋不休:“咱俩谁跟谁,师弟有所求,师兄我难道还能不帮你不成?见外了啊。”

  言下之意,下跪对你来说根本不算出洋相是吗?

  余进对这位师兄的下限之低又一次有了新的认知。

  跟在温青段身后,一路风平浪静。

  兀然,温青段停下了脚步:“师弟,到了。”

  嗯?这么快?

  余进越过温青段肩膀向前看去,本该是小道的地方却莫名变成了一面山壁,山壁中间一处黑黝黝的洞口正对着二人,从里面不断传出‘呜呜’的风声。

  温青段侧开身子,做了个‘请’的手势,可余进非但没有移动脚步,反而叹气道:“第一关是幻境吗?不错是不错,完成度也高。只是可惜....”

  “可惜在师弟面前,这点手段怕是不够看。”身后传来温青段的声音,旁边那道身影一阵扭曲,最后如泡沫般消散在了空中。

  余进回身,对着来人翻了个白眼:“离得这么近,风声入耳却无气流,傻子都知道有问题。”

  温青段点头:“这帮小子常年没有人来,一个个都懈怠了。回去得给他们补补课。”

  这‘补课’的价格想必不菲吧。余进默默想到。

  二人继续往前,余进向温青段问起另一件事:“这些年来这边的人很少吗?”

  温青段点点头,唉声叹气道:“谁说不是呢?山门一边要休养生息,一边百废待兴,上面人都要忙疯了。”

  对余进诉苦道:“师弟你入门不久不知道啊,这几十年师兄光是去平叛就去了不下数十次。那帮凡人也不知怎么摸索的修真功法,有的竟然还像模像样。可怜我一个小小天玑,拿着小小俸禄,干的却是开阳的活啊。”

  有凡人摸索出了修真功法?余进注意力却集中在温青段这句话上,急忙发问道:“师兄,那些凡人是如何摸索的?这也太快了。”

  却见温青段没有回话,而是手上戒指微光一闪,取出一把木剑向着西北方向扔了过去。

  远处传来一声痛呼,伴随着些微落地声。

  “师弟,下次注意啊,埋伏途中时时刻刻不能分心,更别说被他人的话语吸引了!学费记得放我洞府啊!”

  喊完话之后,温青段回头看向余进:“第二关过了,师弟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待到余进又把刚刚问题重复了一遍之后,温青段才恍然道:“这事啊。不大也不小。”

  边走边讲道:“虽然历时长久,可一些功法残片,前人洞府还是有残存的。某些凡人偶然得到类似之物,便以为自己是天选之人。那些动乱,大都是此类人物。”

  “至于剩下的一些,排除掉前者传授之人外,都是天纵之才。”嘴角扬起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对余进说道:“师弟你可敢相信,世上真有一年练气大成的天才?”

  一年?余进被这个时间吓了一跳:“师兄可是在开玩笑?还是那人吃了什么助长修为的丹药?”

  温青段摇摇头:“自然是没有的。那人只凭一纸粗浅至极的功法,自行改良了一番后,就修到了练气圆满。”

  “真是......难以置信。师兄,这人现在在何处?”余进是真的被震惊到了,这等人物若是入得门内,岂不是大道可期?说不定还能使门派早日恢复鼎盛时期气貌。

  “在何处?”温青段似是想起了什么极为好笑的事情,大笑道:“那人倒行逆施,仗着修为高胡作非为,甚至逆乱人伦。被师兄我撞到,除了挫骨扬灰,魂飞魄散外,还能有什么下场?”

  此等天才,最后竟是这么个结局?余进微微顿首,赞同道:“如此人物,确实留他不得。”

  不由感叹道:“哪怕天资再佳,可不敬天地,心无人道,便是我等之敌。”

  “对头!”温青段拍了下手掌:“师弟,第三关你过了。”

  余进这才发现,二人所走的林萌小道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尽头,而面前景象正好与之前第一关的幻象一致。

  向着前方洞穴走了几步,一阵微风拂过脸颊,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阵甜腻至极的香气,让人昏昏欲睡。

  背后被拍了下,温青段笑道:“第三关就是引路人这个秘密可不要说出去,好了,进去吧。”

  余进先是感觉到一丝意外,随后便释然:“也对,谁会怀疑请来的帮手?不愧是天玑。”

  回身拜谢过温青段之后,余进微微催动体内功法,一步步走进了洞窟黑暗之中。全本书屋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