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少年医
作者:檀点      更新:2020-04-11 05:15      字数:3222
  “拿去,你酒好的话,我们还是可以再加。”说话间一名镖师,好像从自己身上拿出了些什么。

  镖师拿出东西后,挥手便朝着小师叔脚下丢了一片金叶子,随后便坐回自己位置之上。

  小师叔丫的双眼一愣,现在镖师都是这么拽了?不过小师叔无所谓。

  小师叔弯下腰,捡起地上黄莜莜一片金叶子,在茶伯诧异目光下,向着茶亭后方走去。

  茶伯对于这小师叔说,有酒,有一些不解,而茶亭是他的茶伯的,身为茶主都不知道存在酒。

  小师叔又从那里知道有酒。

  很快,是真的很快,只见小师叔指尖一扬,手臂一挥,那几大碗小师叔所说的酒啊!就上到镖师那张桌子上。

  小师叔弄到底是不是酒。

  还是别的什么,那就不知道了,不过小师叔将酒放在镖师们面前。

  后…不久。

  小师叔忽然听到一个声音,原来就是一名镖师将小师叔的酒吐了出来。

  小师叔一丝笑意,就连那茶伯都忍不住,看向小师叔一眼暗道。

  “这个小子,实在太坏了。”

  茶亭,那里那有什么酒,就是连一片茶叶都没有,而茶伯看出来了分明就是眼前小子搞鬼。

  指不定。

  是小师叔弄得什么玩意,去给那一些镖师吃。

  “诸位!这酒怎么样。”说话间小师叔还不忘向镖师们,询问一翻。

  小师叔看着怒视而起镖师,开场白都懒得说,便甩的手里刀砍来。

  小师叔轻尘飘飘身影。

  小师叔躲过镖师攻击,还不忘了向那镖师,也就是易燥易怒镖师们深刻歉意说。

  “别动怒,动怒不好的!要是,对那酒水不满意。”

  “我们是可以包换的。”说话间小师叔还对镖师做出了承诺,可那层想镖师不买小师叔的账。

  并一听到小师叔说道酒水,顿时手里大刀更加凛厉,阵阵生风。

  可是小师叔就像是棉线,像初临女子一般,任由着镖师凛厉刀法。

  小师叔总是逢刃而过。

  遇刀而躲身影。

  一旁看不下去镖师蜂蛹而上,再怎么说也是一个整体。

  更何况,小师叔只躲不攻,分明就是再说看不上镖师们。

  而眼前镖师们根本,就不值得小师叔出手。

  或许小师叔真的没有想过出手。

  凌乱镖师围攻着小师叔,然而小师叔听见其中一名镖师竟然,狂妄到了怒吼小师叔道。

  “小子,你他的不想活了,老子今天非得弄死你。”

  说话间镖师,连小师叔身影都摸不到,不感觉说的话有些虚伪。

  小师叔挥手桌子一翻,站在了一桌子角上,一副君临天下气派,并向着四周镖师们说。

  “小师叔我那就不认识一个字。”

  “那就是死。”

  说你们实话,小师叔做梦都想死来着,可是都从那幻庭死亡岩壁摔下那么多次,不是还是没死。

  然而这种境界。

  不是眼前镖师能够触及的到,而那些镖师竟然,还大言不惭,还向着小师叔说什么:“我们马门镖局的人,也从来没有败过。”

  “哦!”小师叔应了一声。

  “可能,是你们之前没有遇到小师叔,这不遇上了。”说着小师叔临门一脚踢飞一名镖师,并有些好奇。

  就这么点实力也出来混镖,难道马门镖主没有告诉镖门上下。

  见到年轻帅气少年,绕着走?

  算了,还是让小师叔以实际行动告诉马门镖局人。

  忽然一名镖师看出了点名堂,便朝着另外一名镖师说:“大哥。这小子可能是武个师。”

  “我们还是让那位出来吧!”

  小师叔一听那位,怎么难道还有帅的过小师叔的?而以小师叔性格,怎么会让那人存活于世。

  小师叔还没说话。

  那镖师却看都不看懦弱镖师一眼说道:“怎么,小小个武师你就怕了?我们这么多镖士,一起上。”

  小小武师,难道小师叔在这一些镖师眼里,就只是个小小武师!那也太看不起小师叔了。

  不过。

  既然是小小武师,那为什么不和小师叔单挑。

  小师叔一笑:“实话告诉你们,小师叔最不怕的就是群攻,怎么,难道你们就这么一点能耐。”

  “如果真是这么样,那你们就别押镖了,还是赶紧回家种地去。”

  天空忽然随着镖师拳头,飘下来绒绒细雨,而随着那些镖师拳头却并不像那雨水般密集。

  雨越来越大。

  随着小师叔轻尘般步伐,一个个镖师倒地,可毕竟是一个镖车队伍。

  虽然有倒在水洼镖师。

  可是也有从镖车队新加入镖师,总之小师叔也不知道,这镖师队有多少镖师,对于小师叔来说。

  无非就是来个打一个,来一群那就是打他的一群。

  可能茶伯看到了什么,朝着那边激情似火小师叔说。

  “小小兄弟,你还是快逃命吧!她们是这道上不要命镖师,而我不过就是个老头子他们不会怎么样的。”

  小师叔临门一脚踢到了柱子上,可把小师叔疼了个,内心狂叫,不过小师叔还是咬着牙向着茶伯说。

  “老伯,我知道分寸的。”

  闻声茶伯看着眼前小师叔,那所谓的分寸,当真是分寸的很,不是那上三路,踢足球,掏耳朵……等。

  就是下三路,犹其临门一脚。

  “这个,还真的是知道分寸。”嘀嘀咕咕茶伯看着小师叔,还有那倒地镖师们说。

  “这小子,凡人那里最脆弱往打那里,而这一些镖师们,还好是有一些实力傍身。”

  突然一名镖师被踢飞,没错确实镖师被踢飞,冲过来少年。

  “让你横行霸道,见鬼去。”那气势汹汹,是纯天然的霸道,而小师叔也能感受到眼前少年。

  身上那副霸气君临像。

  “这丫的又是谁!”一名镖师,面对忽如其来少年,本来还可以人海死小师叔,可没想到半路杀出个。

  这么个玩意。

  小师叔忽然觉得,眼前突如其来少年不一般,尤其是少年穿着衣服,虽平平无奇,可小师叔眸间下。

  还是能够看的出来端倪。

  尤其是少年一招,一步都是有圆有方的。

  小师叔怎么坐了下来,反倒看着烟火漫天少年表演秀,而小师叔就像是随时可以终结。

  少年表演一般。

  小师叔看了茶伯一眼后:“老伯能不能再来碗茶,刚刚小师叔没吃好!”

  “好,你等着。”说话间茶伯便递向小师叔一杯茶水。

  小师叔也不知道茶伯,是怎么弄出来的茶水,不过确实好吃的很。

  “好茶好茶!”说话间小师叔,回首看到茶伯,还有心情,看着那个捡起来物件。

  小师叔向着茶伯问了句:“咦?茶伯你这个是什么?是灵器。”

  灵器,就是上面有着修行人特意留下气息,或者是沾了些灵气物件,而一般灵器会有抵挡一些攻击。

  可是像茶伯手里东西,小师叔从来是没有见过。

  “这个是我女儿的东西。”茶伯说道一声。

  “那你,女儿那?”小师叔向着茶伯问了句。

  “不知道,不过她的身上有着和这个相同印记。”说着茶伯。

  只见茶伯露出那肩上印记,而小师叔惊讶不是印记,而是,茶伯那青春永驻胳膊,后来小师叔才知道。

  原来茶伯不是人。

  小师叔好奇眼前茶伯,既然有了自己女儿的线索,那茶伯,为什么还要在这大道边搞茶亭。

  真的是越老越古怪,随后好奇小师叔向着茶伯问道:“茶伯,那你怎么不去找你女儿?”

  茶伯说:“我的女儿微弱气息,就在这里。”

  “我怕离开了,会连这一点微弱气息也将消失!而老夫时间也不多。”

  小师叔没有想到茶伯,原来不是刻意在茶亭沏茶,而是为了想见那虚无女儿,只是以茶伯修为。

  那她女儿恐怕。

  “时间不多了,是什么意思?”问道小师叔。

  茶伯也不瞒着小师叔,毕竟茶伯看出来小师叔并非凡人,试问下,哪有什么凡人天生如此丽质的,若说小姑娘那还说的过去。

  可小师叔这,天生丽质的很。

  因此茶伯断定小师叔不是常人,也不是凡人,而茶伯向小师叔说:“我不过是在上仙身边沏茶,小仙。”

  “近日得知女儿气息出现,这才出来看一看女儿。”

  “她在世的。”

  “这气息就是她的气息,一定是在渡轮回道。”

  “可结果。”小师叔说道。

  “茶伯你并没有发现你的女儿,也许你们之间时间差太久,即使相见了又能怎么样!千百年。”

  说着小师叔看向茶伯:“千百年对于茶伯你来说,不过时间上问题。”

  “可是,对于你女儿就不一样,是要经受数世的轮回,而每一世轮回,都会有一世父母。何必扰她人清梦。”说着小师叔见眼前茶伯,突然起身看来茶伯时间到了。

  起身茶伯不满地言道:“那又能怎么样。”

  不过还是向小师叔祈求,一个来自于渴望见到女儿的父亲祈求:“她是蝶族唯一血脉,老夫想见她最后一面!难道也不可以。”

  “老夫,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让她知道,她是蝶族人。”说着茶伯看了看手里青涩物件。

  也就是茶伯与她女儿之间信物。

  茶伯将青涩物件,交到了小师叔手上,而小师叔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接了过来。

  小师叔看着到了手里青涩物件,竟然是一只青涩的蝴蝶。

  很青。

  随后茶伯说:“即使轮回万年,只要蝶礼与她相遇,她便会苏醒。”

  小师叔看着手上蝶礼,看来不是蝶族之人,这枚蝶礼不会有任何反应。

  不过茶伯给小师叔做什么?

  难不成是要小师叔帮茶伯找女儿。

  “那个…我…。”想要推辞掉小师叔看到了茶伯目光,顿时放弃了。全本书屋首发